当前位置: 主页 > 网上家园 > 来函选登 >

丛家大院创始人 丛二爷的故事

时间:2010-04-12 11: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丛家大院占地约四千平方米,位于黄金地段、繁华商业街。办公大楼、商家店铺鳞次栉比。专家估评:以当前金融方式结算,土地价值约上亿元。当年拥有这块土地的丛二爷,却守着金

丛家大院占地约四千平方米,位于黄金地段、繁华商业街。办公大楼、商家店铺鳞次栉比。专家估评:以当前金融方式结算,土地价值约上亿元。当年拥有这块土地的丛二爷,却守着金碗讨饭吃。妻子离他而去,他本人最终差不多是活活饿死的,死的极其悲惨——题记

    黑龙江省安达市的正阳大街,现在叫做牛街。这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街道了,从清朝光绪年间开始,这里修建了中东铁路。这条街就成了南北交通的咽喉要道。无论是东北部的明水、青冈、兰西诸县,还是西南的肇州、肇源、林甸、泰来等城镇。所有往来车辆都必须要从这里经过。这是一条黄金通道。

    大约在伪满洲国康德十一年左右。从兰西县搬过来一对年青夫妇。当家的姓丛,家里兄弟中排行第二。人们就叫他丛二,丛二和媳妇在这儿开荒占草,靠道边搭了个简易的茅草窝棚。就算把家安置下来了。那时候,安达开埠不久,他搭窝棚这里还是一片荒凉,处在城墙以外的位置。南边是一片坟场,只有几棵弯曲的老榆树孤单的挺立在那儿,树上的乌鸦时不时的啼叫几声。东边是一片芦苇丛生的荒地,北边是烧制砖瓦的窑地。只有西边进城门往里走,通往火车站的街道两旁才是热闹的集镇。

    年轻的小两口儿,在这儿扎下根以后。就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名叫丛二的小伙子,长的剽悍而结实,身板儿就象铁打的一样,总也累不跨。妻子也是一个勤劳的农家姑娘。长的高大健壮,做起活来手脚麻利,如同风卷残云一样。这夫妻两个发狠心,下死力气,发誓要挣下一家业。他们起早贪黑的开了一大片的荒地,又省吃俭用的拴下了马车。还陆续的饲养了一些牲畜。日子渐渐的过的红火起来。

    夫妻两个苦吃苦做,不到十年的时间,在原来搭窝棚的四周盖起了几十间的房子。这时候,安达市面渐渐发达。周边市县运送粮食的大车小辆日夜不断的经过门前这条官道。看到这儿的光景日益红火,就有从关里迁来的王悦真王掌柜,在这里支起了一座碾磨房搞粮米加工。又有外地来的资本家高兴葛高三爷,在这儿开起了字号叫东盛达的大车店。还有从山东省黄县过来的王掌柜王锡武在这儿开了一个山货贸易商行。还有一些其它的门面字号不太大的商家也一齐聚集这里,安营扎寨。这些人风尘仆仆的来这儿淘金创业,一开始都是首先租赁丛二家的房屋开张营业,积蓄一定资本后,才自立门户,另外向纵深发展。丛二家因为得地利之便,所以在其它人之前获得了第一桶的黄金。有了钱,无人再敢乱叫丛二,而被尊称为丛二爷。

    夫妻两个联手打拚,白天生龙活虎一样辛勤劳作,晚上兴致勃勃的大行男女之事,真是其乐无穷。然而,却是天不遂人愿。许多年过去了,他们夫妻俩却还是没有生下一男半女。眼看偌大家业,后继无人,夫妻二人闷闷不乐。丛二是男人,还算想得开。丛二妻子终归妇道人家心眼,难免郁结在心。一点一点的开始闹病。偏巧这时候又赶上了解放,闹起了土改斗争。紧接着又是开展走合作化道路。丛二夫妇虽然没有在风暴中被人批斗。但所有的土地、牲畜却全部并归了合作社。唯一剩下的就是这片房屋还归他们所有。丛二妻子急火攻心,雪上加霜,病情一天比一天沉重。

    就在解放后的第十几个年头,小石头儿的家随着工厂迁移到了这里,这时候,在幼年的小石头儿眼中,丛二的妻子已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太婆了。丛二也被人鄙称为老丛头或丛瞎子了。夫妻二人均已年迈。风光不在。在那一年的冬天,老丛头的妻子病情恶化。送到哈尔滨治疗,最终,病死在了哈尔滨。解放初期,交通还很不发达。也不知老丛头采用什么方法,从几百里地之外,把妻子的遗体运了回来。他把妻子尸停放在院子里,对着妻子遗体默默流泪,迟迟不肯把妻子安葬。妻子的尸体白天停放在院子里,晚上他就背进屋去。谁也弄不懂,他为什么会有这样怪异的举止。那时候,小石头儿年龄幼小,伙同邻居家的孩子围在院门外看热闹。街坊上的老年人警告小孩子们,远离那个阴森恐怖的丛家大院。老人们说:老丛头这样胡闹瞎折腾,是会弄出大事来的。尸体一旦借了活人的气息,会成“气候”(土话,意为变成妖精、鬼怪类。)老丛头每天背妻子尸体进屋,不知搞的什么勾当。是向妻子述说这半生相依相偎的深情爱恋?还是为妻子梳洗打扮、让她干干净净的出门远行?不得而知……

    最后,这件事情惹的邻居一致反对。被反映到了居民委员会,当时,这一带的居民组长名叫张洪臣,外号张八。张八在认真的听取了群众的反映后,神情严肃的前来对老丛头予以严重警告:命令他必须尽快的把妻子予以安葬。否则,将扭送他到公安机关接受处理!老丛头万般无奈,只好按照要求掩埋了妻子。妻子魂归黄土,他的一颗心仿佛也同时被送进坟墓。这时,他年迈体衰,失去了劳动能力。再也没心思往好了过日子。他把剩余房屋,分租给一些人家来居住。所得微薄租金,勉强能维持个半饥半饱的肚子。他整天酗酒,喝醉后就号啕大哭。有时候,他拿出一件旧衣服来。向人们夸耀,这是多么厚实的纯毛绒料。当年价值白银多少多少,还有当年街里的大买卖,天胜东、德兴号里曾有他几多的股份……陈年旧事说个没完。他一天天的变得十分下流,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全都干得出来。他有时,无缘无故的脱下裤子,向过往行人和学校放学的学生摆弄生殖器。有顽皮的孩子把砖瓦土块扔到他身上,他就疯狂追打。高声叫骂。他这时候已经是一个纯粹的精神病患者。

    有一回,他喝完酒,怀揣妻子遗像。在他居住的屋子里,放了一把火。准备与妻子、房子同归与尽。幸亏让人及时发现,没有酿成惨重祸患。但他自已还是烧了个焦头烂额,住进了医院。从医院出来后,街道上把他送进了敬老院。他依然是疯疯癫癫的不断酗酒。一次醉倒在荒郊野外。冻伤手脚,被迫截肢。又过不长时间,就凄惨的死去了!

    他死后,房子成了无主财产,其中一小部分是让街道上收去了产权,更大面积的房地产被稀里胡涂的流失了产权。当年的事,小石头儿还记得十分清楚:有一个叫高万有的农民,在丛家大院临街位置,建了一所土房。几年后,以二百三十元的价格转卖给张殿文家。张殿文家过不久又卖给了先锋乡ZF,卖了一千三百元。再后来。这里被切豆腐一样的瓜分了,商业局在这里盖起了黎明旅馆黎明饭店,先锋乡在这里建了宾馆。后来。这里又建成税务三分局,又曾经是市ZF饮食服务管理局的办公大楼。

    有许多年的时间,这里是安达市进出口贸易管理局所在地。安达日报社有一个阶段也在这里,新兴街道办事处也一度在这里办公,现在仍然存在的几家部门分别是:公安局户籍管理科,先锋宾馆,业余艺术学校。文具用品商店。还有进出口贸易公司的部分留守人员,在这儿办公。另外这里现在还有贸易管理局的家属楼。抛开这些商业、机关用房不说,单是一栋栋的住宅楼就有着非同寻常的价值。这里现在被划分在市重点中学二中的学区之内。谁要是拥有这儿的一纸房屋产权证书,就可以把孩子送进本市最好的重点中学读书,免交一大笔的跨学区择校费。这是好大好大的一笔费用哪。每年一到新生入学时,众多的学生家长来到这里苦苦寻觅,想用最简捷的方式把孩子送进第二中学。有的办理虚假房屋买卖手续,侍入学成功后,宁肯付出大笔转让费用,再把房屋归还原房主。有的来这里热炒房产,囤积多套房屋图谋暴利。反正这里房价年年上涨,不愁积压手中。

(责任编辑:bnguanliyuan)
------分隔线----------------------------